魚丸湯,怎一鮮字了得

溫州日報2019.4.6

作者:王微芳

 

魚丸是溫州十大特色小吃之一,也是享譽海內外的溫州名小吃。

 

生長在魚米之鄉的父親對魚情有獨鐘,自然也能將魚做出各種花色——水煮、香煎、糖醋、紅燒、清蒸、煲湯……不一而足,其中最令我懷念的就是他做的魚丸湯。

要做出地道的魚丸,程式並不簡單,但父親卻樂在其中,絲毫不會感覺繁瑣,他總會在打算做魚丸的當天挈著個竹籃到附近的菜場轉悠,從第一家魚攤轉到最後一家,聞聞這家的魚是否新鮮,瞧瞧那家的魚眼睛是否賊亮,問問這家的魚是從哪里撈上來的,他買魚時的那股認真勁著實令人欽佩。他就這樣一絲不苟、往來反復,貨比三家,整整花去一二個小時的時間,只為了最後能選取出一二條新鮮上好具有嚼勁的馬鮫魚,而後欣欣然拎回家,我們幾個兄弟姐妹就知道中午將嘗到百吃不厭的魚丸湯啦!

接下來,父親就忙活開咯!只見他先剖開魚的肚子,掏出魚鰓和內臟,在水龍頭下將魚裏裏外外反復沖洗乾淨,而後小心翼翼地挑去魚刺,仔仔細細地切成細條,再慢條斯理地用刀刮成魚茸,最後將這些刮出來的魚茸用酒、鹽和味精浸漬片刻,加入番薯粉,拌入薑絲、蔥末均勻混合。期間,父親不斷地用手揉搓,直至魚肉如皮球般極富彈性才算大功告成。

父親告訴我們說:唯有反復揉搓,做出來的魚丸才不至於散架,也才富有嚼勁。一切準備就緒,最後一道工序就是在鍋裏注入適當的水,待水燒開,就可以將魚肉用手指捏成一小塊、一小塊地摘到沸水鍋裏,等到它們一個個都探出可愛的不規則小腦袋便預告著可以出鍋了,再用笊籬撈起,即成了遍體透明、瑩白無暇的魚丸。只見它們沉浸在事先準備好的盛滿清湯的碗裏,款款而動,那股混雜著生薑味的魚香早已讓我心旌蕩漾、垂涎欲滴……我真想馬上鼓動腮幫大快朵頤一番。

“小心燙到嘴”父親一邊阻止,一邊嗔怪,又忙不迭地在清湯中加入一小勺胡椒粉,放幾撮蔥末,倒幾滴陳醋,用勺子攪拌一下,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魚丸湯就足以讓我們這幫吃貨饕餮一番咯!我對爸爸的呵斥置若罔聞,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起湯勺,舀起幾顆魚丸便往嘴裏送,剛碰到嘴唇,就感覺嘴唇像被火燒灼一般的疼,我不得不停止繼續推送的動作,心不甘情不願地用嘴巴使勁呼呼吹氣,欲快速將魚丸湯吹涼,好能儘早大飽口福。

在我的不斷努力下,魚丸伴著美味可口的湯汁終於得以順利入口。首先進入口舌的便是湯汁,那湯汁的味道已經足以讓我心裏蠢蠢欲動的饞蟲大聲叫好,隨後品嘗到的便是那晶瑩粉嫩的魚丸,我砸巴著嘴巴使勁咀嚼,只感覺它鬆緊有致,柔韌Q彈,不禁令我拍案叫絕,連連豎起大拇指給父親點了好幾個大大的“贊”,父親看著我們一幫小吃貨那手忙腳亂、狼吞虎嚥的樣子,總會露出愜意的微笑。

 

魚丸湯是我們的日常美食,收入並不豐厚的父親也總會想方設法儘量滿足我們的這個奢望,但我每次吃魚丸湯卻又感覺出它是那樣的與眾不同和令人遐想,或許是因為它承載著我們純真無邪的童年時光和令人滿懷憧憬的全家團圓、其樂融融的場景吧!

後來,我們幾個兄弟姐妹各自成家。我也嘗試著自己動手做魚丸,但卻因學藝不精而告吹。在經歷屢次失敗後,我便乾脆從附近小菜攤買來現成的半成品魚丸,拿回家只需下到沸水裏一滾便可以撈起來裝碗,也可暫時撫慰一下那翹首期待的腸胃。儘管無需經歷繁瑣複雜的挑選、剔骨、切絲、攪拌、揉捏的過程,不到五分鐘,我可以品嘗到自己期待已久的魚丸湯,但我卻愈發地想念父親做的魚丸湯……

 

可歲月流逝,父親已漸漸地衰老,變得步履蹣跚、動作緩慢、眼花耳聾、反應遲鈍,再也無法做出當初那碗令我們垂涎欲滴、唇齒留香、無比懷念的美味魚丸湯了!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