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紀豪:誓將微笑灑滿人間

何紀豪:誓將微笑灑滿人間

撰稿 王微芳

612764983432146089

他是“豪門”之後,擁有億萬家財,然而在旁人的眼裏,他卻節儉得近乎“吝嗇”;他生活在臺灣,卻為“打造可敬的溫州人”而奔走疾呼,不辭辛勞、殫精竭慮,穿梭奔走於兩岸之間;他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花甲老人,卻對兒子、兒媳嚴苛得近似無情。

他就是何紀豪,一個將慈善視為畢生事業,誓將微笑灑滿大陸每一個角落的溫籍著名臺胞。
 

溫州製造  臺灣交貨

“我是溫州製造,臺灣交貨。”談到自己的生辰,出生于1950年元旦的何紀豪先生幽默地這樣比喻。

原來,何紀豪先生的父母——被溫籍旅台同胞譽為“四大豪門”之一的何朝育、黃美英伉儷,在當年抵台3個月後,誕下何紀豪。

何紀豪於母腹中在大陸度過7個月,而後便在臺灣出生、成長。他畢業於臺灣中國海專的航運管理系,與臺灣首富——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是同班同學,因此,他認為他們的工商管理經驗均得益於他們所學的專業,使得學有所長、學以致用。

何紀豪笑稱正大企業是自己的“胞弟”,他是看著“弟弟”出生並與他一起“玩”大的,可謂手足情深、感情甚篤。

在何紀豪出生後的次年,何朝育夫婦便靠著跑經銷、押貨而辛苦積累起來的5萬元新臺幣,在臺灣基隆創辦起一家生產襪子的家庭小作坊——正大針織廠,製造“元寶”牌男女棉紗襪子。翌年,正大針織廠取得公會進口尼龍絲之配給,便再增加生產尼龍襪。因居住在基隆有諸多不便,他們便於1953年將正大針織廠搬到臺北迪化街。因生產襪子利潤微薄,何朝育先生在1963年成立正大纖維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北投廠,並擴充設備製造伸縮尼龍絲。1967年,何朝育先生又成立正大尼龍股份有限公司新店廠,自行製造尼龍絲原料以緩解原料的缺乏。1975年,何朝育先生再設立淡水分廠,加大尼龍伸縮絲的生產,從而使公司得到長足發展並不斷壯大,直至成為臺灣化纖界舉足輕重的企業。1994年,由於產業轉型,公司當機立斷停止製造,在北投原廠區投資建設“正大大廈”,出租和吸引高科技產業公司入駐,自己則超脫出來從事物業管理。

何紀豪如數家珍般地講述著正大的歷史,眼裏飽含深情。

 

榮辱與共  風雨同舟

 

身為何朝育先生獨養子的何紀豪上有一個大姐,下有三個妹妹,雖然家道殷實,卻從來沒有紈絝子弟的作派,他說自己是與企業共同成長並一同品嘗期間的酸辣苦甜的。

在創業初期,何朝育先生都是親歷親為,親自用手攪拌染襪,染好用模型烘乾,而後整理包裝,最後再自己送到臺北去賣。幼小的何紀豪耳濡目染,對襪子製造的道道工序了然於胸。他雖然貴為董事長的公子,卻從來不會擺譜,而是從一名普通員工開始做起。為讓自己熟悉生產全過程,何紀豪幾乎做過公司的每一樣工作,在買方催得緊而公司又缺少人手的狀況下,何紀豪先生經常在半夜三更起床,幫助父母加班加點。這一切,均使得他在坐上總經理的位子後,對公司的一切業務遊刃有餘、管理有方。

正大創業逾半個世紀,期間遭受多次大小水災,尤以“六三”水災、葛樂禮颱風及一次火災損失最為慘重。時至今日,那一幕幕仍然令何紀豪記憶猶新。他說,“六三” 水災發生時,公司一樓的機器全部被水所淹,父親何朝育不等不靠,在大水消退後即刻沖洗機器,很快復工,又請日本技師指導調整機器,並撰寫公文給各銀行及工業局等,要求各有關機關的借款延期,利息照付,但卻拒絕政府給予的無息救濟貸款。

“還有一次,因電焊工不慎將電焊渣掉落在包裝箱上,點燃包裝箱內的尼龍絲,從而引起大火。當時我也參與了救火。這場火災幾乎使公司的所有設備化為灰燼,但父親依然用他超人的毅力使得公司起死回生。”何紀豪回憶道。

因為經歷過人生的坎坷,所以何紀豪先生對教育觀有自己獨到的見解,他認為:當今世界,許許多多成功的溫州人,已經成為全國乃至全世界學習和研究的物件,其內核裏彰顯的就是溫州人的精神,他的特質就是“人人創造財富,繁榮鄉里”。溫州人的精神是無法被模仿的,因為骨子裏和內心裏的東西,是別人看不見的。我們溫州人能成功,是有重要內涵的。同樣的苦,我們肯吃,而且吃得更多;別人不能忍的事,我們會忍。外加智慧,信用、膽識與合作,正是這些重要因素成就了許多溫州人。我父親是這樣,其他許許多多成功的溫州人也是這樣。成功的溫州人是怎麼來的?中國有句古語“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就是由古至今的人生哲理。

他指出,教育,除了教導有形技職外,無形的開導也很重要,在校方多方面的精心規劃下,讓學生潛移默化地受到各方面有益的影響。他還講到英國劍橋大學的一個例子:劍橋大學外國學生宿舍,是現代化建築,配備條件很好。那裏另外還有一種宿舍,只有英國本地學生可以住,宿舍是在校園古城牆下的窯洞裏,門只有半人高,窗一小扇,木板床一張,燈一小盞,又濕又冷。劍橋大學是世界級的高等學府,為何要折磨英國學生,其教育培養理念很獨特:到劍橋大學讀書的英國學生很多是貴族家庭,劍橋大學認為住在條件差的窯洞裏,會迫使他為健康而加劇運動,努力去克服各種困難。這樣才能培養出一個健康又有學識、能為英國作奉獻的“英國人”,劍橋認為培養一個身體不好、英年早逝的學生是浪費劍橋及英國的資源。可見,一所世界級高等學府的治學謀略是那麼的深遠和周到細膩,多麼令人敬佩!

學生終究要走向社會,將會遇到許多的壓力和困難,所以學生時代一定要鍛煉他們的毅力,培養勤奮吃苦的精神。學生終究要走向社會,將會遇到許多的壓力和困難,所以學生時代除要鍛煉他們堅韌不拔的毅力,培養勤奮吃苦的精神外,最重要的是培養他們擁有一顆成人之美、濟世救人的愛心,這要從小紮下根基並納入國家的基礎教育體系。天底下第一等學問就是處處為他人著想的理念,心有多大,舞臺就有多大,一個人唯有擁有博大無私的愛心和包容天下的胸襟,他的人生道路才能走得通暢,才能一路灑滿陽光和歡聲笑語。為此,他在父母捐建的蒲州育英小學創設“愛的教育”基地,對全校孩子進行感恩和生命的教育,讓孩子們可以時時浸染在“愛”的氛圍中。

對於自己的兩個兒子,他也同樣非常嚴苛。兒子在英國留學期間,他就不再給他提供生活費用,而是讓他自己去打工掙錢。他對他們說:厚德才能載物,不是父母能給你們多少錢,而是你們能拿走多少。一個人的德行就好比一個木桶,水就好比是金錢。這個木桶要足夠大、足夠牢固並沒有漏洞,才能裝得住水,否則,給你們倒再多的水,也照樣會漏光。他語重心長地對兒子指出:“我給你們100元錢,你們出去玩會玩得很開心;給你們1萬元,也會開心;但假使給你們100萬元帶出去旅遊,你們就會被這100萬元牽著鼻子走,深怕一不小心弄丟或被人偷走,不知道將它們藏到何處,以至於弄得寢食不安,而使得自己非常不開心!”

何紀豪認為,窮人比富人的幸福指數要高,那是一種純粹的快樂,是知足常樂。其實,錢只是上天給予的可能,給人代天立心,拯危扶困,通過其手將財富,重新分配並儘量用好的機會。富人唯有用錢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才能提升自己的幸福指數。

 

堅忍樂觀  吃苦耐勞

 

父親堅毅的性格及不向困難低頭的勇氣,深深感染著何紀豪的心靈,並塑造著他堅忍、樂觀、吃苦耐勞、永不言敗的個性。

2007年7月,何紀豪的一位朋友請求他幫助臺灣“扶輪社”募捐10萬美元,他當即答應。他又從該朋友處得知蒙古共和國的婦女子宮癌發病機率很大,死亡率非常高,這也使得家庭失去頂樑柱、失去歡樂。那朋友問何紀豪是否願意去當義工幫助這些婦女,何紀豪毫不猶豫地當即答應下來,並于次日即刻啟程前往蒙古共和國。

由於交通不便,在歷經1500公里的長途跋涉之後,何紀豪與來自臺灣、香港及蒙古共和國等國家和地區的醫務人員,終於抵達那物質極其匱乏、經濟極度落後、條件非常困難並缺水少食的荒漠地帶。在蒙古共和國的10天裏,何紀豪頂著烈日,幾乎沒有洗過一次澡,連喝的水都是自己隨身帶來的,但他卻用一份助人為樂的精神,憑藉積極向上的心態幫助醫務人員打著下手。

從蒙古回來後,過度勞累的何紀豪得了熱感冒,而他卻說:“現在廠房租給人家,自己只是做物業管理,所以能騰出這麼多時間來做慈善,感到非常快樂和充實。而且,在蒙古時,那些婦女看你的眼神裏充滿了期待、充滿了渴望,我感到自己每一份的付出都能得到精神上的一次昇華,這對於我而言就是一筆最大的財富呀!”

“假如有機會,我預備再去做義工。”何紀豪早已將那次的疾病忘得一乾二淨,又在心中謀劃起充當義工的計畫來。

 

血濃於水  情系桑梓

 

何紀豪雖然在臺灣出生,但父母在家中皆用溫州話與他對話。開始時,他只能聽懂溫州話,而用國語來回答。
一次,調皮的何紀豪因不慎將左腿摔成骨折必須躺在床上靜養3個月,從溫州移居到臺灣的二伯母便專程來陪護他。但二伯母只懂溫州話,被溫州話浸潤已久的何紀豪只得硬著頭皮試著用半生不熟的溫州話來與二伯母對話,經過3個月的“強化培訓”,何紀豪終於能說得一口流利的溫州話了。
“我是因禍得福呀!”何紀豪開懷地笑著說。
受到父母高尚人格的感染、影響及培養,何紀豪對家鄉溫州也懷著濃烈的情感。
上世紀九十年代,發家致富後的何朝育夫婦始終心系桑梓。他們夫婦倆不顧高齡8次回到家鄉,捐贈鉅資,先後在我市建成原溫師院育英大禮堂、溫醫育英學術館、溫醫附屬育英兒童醫院、溫醫附屬一院育英門診樓、溫州育英學校、甌海嘯秋中學和嘯秋小學、市育英老年康復中心、溫州育英學校、永嘉育英新村等一系列工程。還曾出資100多萬元首期捐助我市6名眼視光學博士生赴美學習,以此啟動溫州醫學院眼視光學院和美國新英格蘭視光學院聯合開展的“眼視光學碩士博士聯讀專案”,目前他們業已全部學成回國。夫婦倆捐資總額已逾1.3億元,是迄今為止向我市捐款數額最多的溫籍鄉親。他們捐助家鄉文教衛生事業和社會公益事業不帶任何功利色彩,不求任何回報。
何紀豪回憶道:“爸爸、媽媽不願以自己的真實姓名來該這些慈善公益項目署名,因捐贈數額巨大,必須有捐贈人命名。因此,後來以‘育英’來命名,取父母名字的最後一字。”
當以“育英”命名的十五大項目逐一落成之後,何朝育和黃美英夫婦卻均已年逾耄耋,何老2001年前又因“冠心病”行心臟支架介入治療,根本不能再長途跋涉。他們無法親自跨越海峽回鄉感謝將育英事業經營得紅紅火火的人們,便將對家鄉的深情厚愛,轉交由何紀豪去踐行。

 

子承父業  澤被鄉里

 

何紀豪本來就對溫州魂牽夢縈,接受父母重托後立即欣然前往,並由此對溫州生髮出割捨不斷的拳拳愛心和深深情義。

20多年來,何紀豪不斷為造福桑梓、澤被鄉里來回奔波,有時一年來溫多達五六趟。

2008年1月14日,何紀豪又專程從臺灣趕來,參加溫州育英事業發展促進會成立大會。他帶來何老夫婦捐贈的550萬元人民幣,注入第一筆資金,轉達兩老的祝賀,並感謝家鄉人民對他們的關心。促進會成立後,將弘揚“育英”夫婦捐助教育衛生事業、回報桑梓的愛國愛鄉事蹟,並廣泛聯繫“育英”專案受贈單位和個人,加強聯繫,增進友誼,促進合作。

何紀豪相信,通過這個促進會,育英事業一定會更加轟轟烈烈地發展起來。
何紀豪說,幾乎每一個育英工程的落成或周年慶典他都會代表父母回鄉答謝,並在儀式之後舉行盛大答謝宴會。
記者好奇地發問:“為什麼作為捐贈者反而還要答謝受贈者呢?”
何紀豪說,他的父母認為育英的每一個項目都做得非常棒,育英的建設者、經營者、管理者都善用他們提供的資源,真正做到澤被桑梓、造福後代,其意義與影響都是廣闊深遠的,所以他要表示謝意。
20多年來,各捐贈項目均得到長足的發展,在各自的領域裏都發揮了積極和巨大的效用。何紀豪先生說,無論是在家族事業上還是在對溫州經濟發展的關心與支援上,他均是子承父業。每次來溫,育英的負責人們都會向他彙報最新情況,如醫院建設的新進展、科技的新成果、學校升學率的提高、孩子們獲獎數的增加等等,當他把這些消息帶給父母時,他們總是笑得合不攏嘴。因為不圖任何回報,他走訪育英各處的目的就是要獲得更多更好的消息傳達給父母、傳達給臺灣的溫州同鄉,讓海峽兩岸的血脈聯繫更緊一些、更密一點、更深一步。

“感謝來自北京及全國各地的專家,感謝來自美國、加拿大的專家,更感謝‘唇齶裂’的朋友勇敢地來到活動現場,你們將帶著滿意的微笑重新投入新的生活。”這是2008年5月26日,發生溫州醫學院首屆“幸福微笑”公益醫療救助活動現場的場景。何紀豪先生通過溫州育英事業發展促進會捐贈10萬美元,專門為家鄉的113名唇齶裂患者免費實施手術,還連用三個“感謝”來表達自己的心情。據悉,該項慈善活動在浙江的首站能順利落在溫州,全賴何紀豪先生的牽線搭橋和全程資金贊助。

談到該活動的緣起,何紀豪先生說是因為2007年年底,美國“微笑聯盟”基金會(簡稱AFS)的專家到臺灣開展公益醫療活動,他受邀與美國的專家們見面。期間,他看到專家團隊帶過來的一本名為《世界週刊》的雜誌,他被內中刊登的《美國“微笑聯盟”在中國》和《溫州人在紐約》這兩篇文章所深深吸引。他隨即對美國“微笑聯盟”會長艾妮塔(譯音)說自己的父親在溫州有捐建醫院,並盛情邀請該醫療團隊能到溫州來為貧困家庭的“唇齶裂”患兒做顏面修復手術,為家鄉的患兒帶來福音。為此,何紀豪先生連夜打電話聯絡溫州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簡稱附二醫)辦公室主任鄭恩同,詢問該院是否有開展唇齶裂治療手術及醫療設施是否齊備。當得到肯定的回答後,何紀豪先生迫不及待地于翌日乘飛機經香港轉到溫州,與剛在甘肅白銀做完唇齶裂治療手術,趕赴溫州的美國“微笑聯盟”副執行長、美籍華人黃球綸醫生會合,陪同他考察溫州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口腔醫院的醫療設施。考察後,黃球綸對上述兩家醫院的設施和環境非常滿意,但表示是否要來溫州開展公益醫療活動,還得開理事會通過。

2008年元月,何紀豪先生再次來溫州接洽該項公益活動。此時,黃球綸先生也傳來喜訊,說理事會表示只要有足夠的患者,就可以到溫州開展公益醫療活動。而何紀豪先生卻並不知道美國的醫療團隊還沒有募到公益醫療活動所需的善款,為了兌現諾言,他們甚至決定將為下一次到別處開展該項活動的經費挪給溫州使用。當何紀豪先生瞭解到醫療團隊所面臨的困難後,他當即表示:“你們不遠萬里來給我們溫州人做手術,這筆錢必須由我們溫州人自己來出,這次的錢就由我來出。”由此,美國“微笑聯盟”與溫州結下不解之緣,這也成了何紀豪先生要在溫州全身心投入去熱愛和經營的一個慈善事業。
5月26日—6月7日,“微笑聯盟”基金會的各國醫師與溫州醫學院附屬二院和附屬口腔醫院的醫務人員一道用愛心為179名唇齶裂患兒進行篩查,並最終為113名患兒實施修復手術,彌補了他們身體上的缺憾。
在這次活動持續的半個月期間,何紀豪先生都堅持和所有的醫生與志工們同吃同住在一個普通的賓館;堅持每天多次到醫院看望患兒、慰問和鼓勵患兒家長,謝謝醫生,為醫療團隊提供精神鼓勵。也給醫療團隊留下溫州人很有愛心的觀感。
何紀豪的慈善理念深深地根植于兒子的心裏,2008年11月14日,他與剛剛從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獲取博士學位的兒子何秉欣受邀到溫大講課。之後,他們趕往醫院看望順利實施“唇齶裂”手術的患兒陳浪,同時將他們父子倆講課所得的7000元捐到溫州紅十字會設立“溫州幸福微笑”專戶上。這7000元中,有2000元是何秉欣的講課收入,也是他人生的第一筆收入。何秉欣表示,他要加入為家鄉服務的義工隊伍,為家鄉多做點事。在英國就讀博士期間,何秉欣就已經跟隨父親來過溫州6次,這使得這位年輕人對祖輩和父輩深深眷戀的故鄉有了更加深刻的瞭解,他也才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和腳下這片土地那份割不斷的牽連,這一切早已融進了他的血液之中……
該年年底,“全國唇齶裂治療培訓中心”落戶溫州。

2009年11月,他們又組織實施第二期“幸福微笑”公益醫療救助活動,為來自全國各地的158名“唇齶裂”患兒成功實施手術。11月11日,世界溫州人微笑聯盟應運而生,該聯盟的宗旨是:動員組織世界溫州人、凝聚愛心、彙聚力量,善行天下,以資助貧困家庭唇齶裂患兒為主要醫療項目,向社會傳遞與弘揚愛心,為共同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出力。何紀豪先生眾望所歸成為該聯盟的會長。

去年,於“幸福微笑”公益醫療救助活動在溫州開展期間,何紀豪讓自己的准兒媳婦蔡佳橖報名當翻譯,希望借此對她進行“考察”,並培養她的愛心。

為了將募捐過來的每一分錢都用到刀刃上,何紀豪先生可謂錙銖必較,送給美國“微笑聯盟”醫療團隊專家們的《感謝狀》用木框裝裱太花錢,要改為封塑的。對自己私人的花銷用度,他也是精打細算,住五星級大酒店費用太高,就住到附二醫、口腔醫院附近的三星級酒店——亞金大酒店。
“這樣住一晚就可以省下數百元,半個月下來,就是一筆可觀的數目。這樣,我又可以多幫助到幾個唇齶裂患兒咯!”何紀豪一臉開心地打著“如意算盤”。
      善行天下  藍圖繪就

據不完全統計,新生兒中唇齶裂患兒的比例高達1.6‰,而溫州市每年大約就要出生1000至2000名唇齶裂患兒,其中絕大部分是貧困患兒。為了幫助更多這樣的孩子,何紀豪先生積極奔走呼籲,希望所有溫州人和有關單位將溫州市幸福微笑活動持續舉辦下去。

“幸福微笑”公益醫療救助活動的倡議得到了許許多多溫州商人的支持和捐助。許多愛心人士紛紛慷慨解囊,截止目前,捐款達到1500萬元。越來越多的義工紛紛加入該項公益活動,也使得這項活動開展得如火如荼。8年來,世界溫州人微笑聯盟“幸福微笑”公益醫療救助活動的足跡遍及廣西、雲南、浙江台州、四川廣元、青海玉樹、貴州畢節、等省、市,最遠抵達齊齊哈爾,使得全國各地逾2000名患者不僅得到免費救治,還獲得路費和食宿費的補助。何紀豪先生先後被評為“感動溫州十大人物”、“浙江驕傲”並入選“中國好人榜”。“世界溫州人微笑聯盟”也不斷摘取一項項榮譽——“醫療團隊獎”、第二屆“中華慈善突出貢獻獎”項目獎等。

面對紛至遝來的榮譽,何紀豪先生卻在規劃著更加宏偉的藍圖,他說:“世界溫州人微笑聯盟”與何家無關,他是全體溫州人的一個慈善品牌,這個會長可以讓任何人來擔任。只要有人願意,他隨時可以讓賢。不僅如此,每次做善事,他總是以“溫州人”自居,以自己是溫州人中的一員而感到自豪。
何紀豪先生認為,長期以來,國內外各界對溫州人的評價是“很會賺錢”,口氣中不乏羡慕之情,卻沒有發自內心的尊敬。現在溫州人有了雄厚的經濟實力,大家應該朝著“被尊敬的溫州人”來開始共同努力。

他認為,溫州人能被尊敬的做法之一,就是長期展現自己的愛心。

為了實現這個宏偉目標,8年來,何紀豪先生以身作則、現身說法,將一位“愛心溫州人”的形象展現得淋漓盡致。每次活動,他總會陪同來自世界各地的醫生和志工全程參與“幸福微笑”公益醫療救助活動,每天早、中、晚多次到醫院去看望、慰問和鼓勵患兒及家長們,同時謝謝參與公益醫療的醫生和志工們,為醫療隊的團員們提供精神鼓勵。正因為他的傾情付出,醫療團隊對“溫州人”的尊敬程度、熱情程度大為改觀,因為除了捐善款,大家還積極地參與全程的公益活動。現在社會,關心慈善公益活動,熱心捐款的人很多,可假如捐款者能夠抽出點時間親身參與對受助者的關懷活動則更能提升受尊重的程度。所以,我們大家要更加被人尊敬,我們所做的不僅僅光是捐錢而已,更要熱心參與、親歷親為,何紀豪這樣詮釋著他的慈善理念。

他認為“真正的成功人士”是不但會賺錢,更要會回饋社會,有目標地來幫助社會大眾。“施比受更有福”,給予別人幫助,比得到幫助的人更接近於幸福,更有幸運。美國微軟的比爾·蓋茨之所以得到世人的尊敬,不是因為他是“世界首富”,是在於他知道如何樂善好施,能夠把捐款發揮到最大的效益。

何紀豪先生說,他父親當年過來捐款時,溫州的物質較為匱乏,所以要給予“硬體”上的幫助。而現在溫州的經濟狀況已發生突飛猛進的改變,今非昔比,他立志要幫助溫州人打造一個持久精美的“軟體”——“受世人尊敬”就是其最終目標。他認為:溫州人要贏得世人的尊敬的方法之一就是堅持不懈地奉獻愛心,捐助善款,參與公益活動,同時更重要的就是積極主動親自投入活動。我們大家一起從國內做起,有條件、有經驗後再擴展到海外,長此以往,溫州人被世人尊敬必將實現。

美國“微笑聯盟”在中國的公益醫療活動是幫助國內各地貧窮家庭患有唇齶裂的兒童們。長期以來,他們在國內多處進行醫療公益活動。他們無償付出愛心,如果我們溫州人可以捐助各項費用,他們很願意多來提供各方面的醫療救助活動。我們出錢,他們出力,我們彼此間的合作,在國內外很快就會引起世人的關注。只要我們真心誠意努力去做,“溫州人被尊敬”就能達到。

“涓涓溪流匯成大海”,我們溫州在全國各地有數百家溫州商會,假設共有200家,每家捐1萬元,就有200萬元,我們就可以幫助200多名唇齶裂患兒,而改變他們命運的手術僅需短短的兩個小時而已,是馬上就可以立竿見影的呀!果真做到了,那是全體溫州人的榮耀啊!又很快樂,不是嗎?我們以經營事業的理念來進行慈善公益,自己真正參與其中後,才會感受到從中獲得的精神上的愉悅、人格的提升和內心的充實無法言表,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何紀豪先生滿懷憧憬地說。

“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假如,能讓全世界的人看到溫州人和衷共濟、攜手相助、眾志成城的偉大力量,更讓他們看到溫州人“為善得福”的境界追求。那麼,我相信,不久的將來,“溫州人”將成為樂善好施、慷慨大方、扶貧濟困的代名詞,“富有愛心的溫州人”將得到人們更為廣泛的尊重……只要我們大家開始朝目標去做,那麼“被世人尊敬的溫州人”這個目標就一定可以達成。他描繪出這項事業的宏偉藍圖:“我們溫州人是有能力去幫助別人的,……只要真心付出愛心,也積極參與公益活動,努力做、認真做、堅持不懈地做下去,很快,我們溫州這個族群被世人讚揚和尊敬的日子將會成為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