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業篇  她,是合夥人,也是事業導師       長子 張虔生

事業篇

她,是合夥人,也是事業導師                   長子 張虔生

 母親一手教養我們長大,她從小就把我們帶在身邊,像學徒一樣,我開始出來做生意的點點滴滴都是跟著她,她像是合夥人,又像是事業導師,創辦了張家所有事業,她的想法對我影響很大。

一九四九年,大陸政權易手後,父母的財產盡失,避居台灣後,一切得要重新開始。父親原本在大陸的事業頗具規模,來台後顯得很失意,也就無心打理事業,整天在家過著退休般的生活。有一回,小學老師出了道作文題目─「我的父親」,我就寫父親為「無業遊民」,讓老師很緊張,請父母到校說明。因為這件事,媽媽意識到生活不能這樣下去,從那時起,她除了為人母,照顧家庭外,也重新開啟了張家生意。

她常常跟我們說:「時勢造英雄,英雄要造時勢是很困難的」,所以做事要順勢而為。她做過貿易、航運、買賣土地、建築營造、房地產、海外工程,乃至高科技電子產業。她雖是女性,卻非常有魄力,很能接受新觀念,在事業的創新和接受度上,相當具備勇氣。

例如,石油危機後,中東國家規畫許多基礎建設計畫,母親在一九七八年,也遠赴沙烏地阿拉伯,進駐「女性禁地」,面對惡劣天氣,水災、火災等工程危機,她一點都不畏懼,以無比的毅力及智慧解決問題。後來,她將事業重新移回台灣,買下汐止七萬多坪的土地,開發伯爵山莊,開啟台灣房地產業開發史上劃時代的里程碑。

一九八四年,我們兩兄弟看好台灣半導體事業發展前景,母親接受我們的建議,成立日月光半導體製造公司。然而創業初期甚為艱辛,虧損持續三年,銀行因而縮緊銀根,當時摩托羅拉要買日月光工廠,如果賣掉可獲利一千萬美元。但母親一聽就說:「為什麼要賣,做生意就像打仗一樣,繼續做。」

在我幾乎要放棄時,是母親鼓勵我,還把美國投資的房地產賣掉,回來把日月光救下來。當時沒有媽媽伸出援手,不會有日月光今日的成就。而母親最了不起的,是她的膽識和氣魄,她勇於結束熟悉的房地產,投入未知的高科技產業。

而她成功的祕訣是「不會沒關係,我去學起來。」甚至曾經連續三年以廠為家,努力不懈,累積學習。現今的日月光集團,已是肩挑六萬餘同仁生計的大廠,在高科技的半導體封測業執世界牛耳,這些都要歸功母親,為公司營運奠下堅實根基。

文刊於溫州會刊180期